交流园地 . 夕阳风采
向大学生朋友们推荐三本好书

刘士颖

 

读好书如饥得美食,如渴饮甘泉,如夜见灯塔。年内读了几本书,有三本印象深刻,颇有感悟,更觉得适合大学生朋友们一阅,因而推荐。

这三本书都胸怀家国天下,关切民族兴衰,情系人民福祉,紧合当下实际,观点鲜明端正,出据敦实合理,论证充分严密。三本书都从不同角度,运用不同的方式,条分缕析,进一步印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科学性、现实性和与时俱进的性质,从而辨疑解惑,提升读者对我国建成现代化强国和实现民族复兴伟业的理论自信、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。

相信,看过这三本书,大学生朋友们都会有不同的收益,或拾遗补缺,充实了知识,或拨云搡雾,看清了方向,或跃出低谷,抛开羁绊,展开了你雄阔的视野,或修整航向,排兵布阵,描画出了你为国为民的事业蓝图………

 

一.以史为鉴,能知兴替——读《苏共亡党二十年祭》。

第一本书是《苏共亡党二十年祭》(黄苇町著 江西高校出版社 20146月第1版)。本书作者为经济学家和反腐专家,著名苏联史专家,曾任红旗出版社副总编。本书从讲座稿写作开始,到《苏共亡党十年祭》出版,再到本书出版历时近二十年,参考文献86种,打磨之精,功夫之深,堪为精品。

书中对苏共及苏联历史做了大事件的梳理,总结了苏共亡党、苏联解体的深层次原因,归纳出可供我国借鉴、参考的经验和教训,从而彰显出此书的价值。

列宁领导苏联共产党建立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,在列宁和斯大林领导下曾经取得了十分辉煌的成就。1930年前后,苏联在全民就业和发展教育、科学、文化、社会事业福利等方面曾取得巨大的成就,为全世界劳动者所向往,成为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领袖和榜样。中后期的苏联成为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之一,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,包括太空、核武等方面与另一超级大国美国难分伯仲。但是,建国69年,曾那么庞然硕大、称雄世界的苏联却在1991819日轰然坍塌,亡党亡国,令人悲哀和痛惜。

苏共亡党、苏联解体主要不是赫鲁晓夫全盘否定斯大林,戈尔巴乔夫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,及叶利钦变节投靠西方,主要也不是西方国家策动颜色革命。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是僵化的斯大林模式。斯大林没有始终以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态度,来发展完善自己创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模式,而是将其凝固话、神圣化,并作为各国共产党都要遵守的普遍经验,斯大林后的继任者也多是保守僵化,维护特权和既得利益者。1930年代初,斯大林抛弃了列宁创新的“新经济政策”,发动了“大清洗”,种下苏共亡党的祸根;实行至上而下的干部委任制,党政机关内裙带关系和人身依附盛行;个人崇拜和一言堂严重泛滥,党内缺乏民主,把最初的人民当家作主变成了替人民当家作主;人民生活必需品长期严重不足,生活水平不升反降,群众普遍不满;领导干部及其家属享受特权和特供,成为特殊的权贵阶层;高度计划和完全公有造成浪费和生产率迟滞。所以,斯大林模式造成苏共长期忽视人民利益,严重脱离人民,失去了民心。

 1991年苏联解体时,有些西方政客提出:中国会不会成为“下一个”,宣称“发源于20世纪的共产主义制度,必将终结于20世纪”。如今20多年过去了,中国共产党已经有八千多万党员,领导的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中国已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强大引擎,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发展战略,“合作共赢,建立人类共同体。”的倡议已得到世界各国的广泛认同和支持。苏东剧变时的西方预言家们,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,不得不承认当初“看走了眼”,成为笑谈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中国的改革开放,就是要改掉过去文革前仿照苏联建立的传统社会主义制度的弊病,防止苏联和我们过去犯过的错误重演,探索一切为了人民,紧紧依靠人民,适合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。国家兴亡取决于人心向背!苏共的失败,不仅是对中国共产党成功的反证,也是对社会主义道路上可能还隐藏着发展陷阱和险境的警示。

 

二.拨云排雾,坚定方向——读《最近四十年中国社会思潮》。

第二本书是《最近四十年中国社会思潮》(马立诚著 东方出版社20155月第1版)。本书作者为著名评论家和学者,曾任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副主任、人民日报评论员。本书是20121月版《当代中国八种社会思潮》的增补版,原版20121月出版后发行量破六万册,荣获“深圳读书月2012年十大好书”,入围《新京报》、凤凰读书年度好书榜单,日、韩、英等文本先后出版。

本书紧贴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实际,概括出中国社会出现的八种主要社会思潮,并加以分析和比较,给读者提供了鉴别这些社会思潮优劣利弊的便捷。读此书有助于识别真假马列主义,真假社会主义,辨识香花与毒草,明了这些思潮的正反向作用,预测社会动向和大势,减少盲目、盲从和轻信。这八种社会思潮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老左派思潮,新左派思潮,民主社会主义思潮,自由主义思潮,民族主义思潮,民粹主义思潮,新儒家思潮。

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,即邓小平思想,这是中国的主导思想。邓小平思想关键点,首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。1979年邓小平就提出可以搞市场经济,重大理论突破,但没有公开,1992年南巡谈话完全公开,产生了巨大影响。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,在体制上再造了中国。我们今天还是生活在邓小平思想的延长线上。2010年我国超过日本,经济规模高居世界第二,也是邓小平思想的成就;其次是,1980年邓小平讲话提出了权力过分集中、家长制等五个制度上的弊端和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,但以后国内外形势变化,政治体制改革放缓。至本世纪初,特别是十八大以来,政治体制改革蓬勃兴起,不断深入,中国全面崛起,成就举世公认。

老左派思潮,捍卫前三十年中晚期极左错误思想路线,坚持“两个凡是”,质疑改革开放姓“资”不姓“社”,肯定“文革”,主张用“四大”的“大民主”和群众运动推进中国发展。但中国近二十年的发展成就,宣告了老左派理论和主张的破灭。

新左派反对全球化和市场经济,反对加入WTO,肯定“文革”,否定改革开放,否定自由、法治、民主、人权等,无有效社会治理方案,逆历史潮流,渐被边缘化。

民族主义是以血缘为基础的排他性的情感和意识,是非理性的,缺乏价值内核,压制个人自由和权利,表现专制和集权的特征,与当代公民精神背道而驰。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,什么势力都可以利用,有时候它是一种思想化合剂,发挥凝聚作用,抵御外辱,保卫本民族正当权益,如中华民族抗日战争;有时他又是一种精神毒品,使吸食者迷狂,发展至极端民族主义,促使或导致社会分裂、动乱、倒退,如前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分裂,前几年的抵制日货导致违法的街头暴力焼砸日产汽车。现代社会,和平发展为主流,防止极端民族主义,提倡理性爱国是十分重要的。

民粹主义具有草根性、非理性、抗争性特征,无核心价值观,仇官、仇富,道德高于法律,诋毁知识精英,追求极端平均,反对渐进改革,主张暴力和推倒重建,服从和崇拜魅力型领袖。其积极效应是平民参与,监督权威,但其有很大破坏性,多数人暴政,把社会拉向专制和倒退,给民众以更大伤害。如“太平天国”、“义和团”、 “文化大革命”等都有民粹主义的浓厚色彩。近些年,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都有过几次泛起的苗头,应予警惕。

书中还对其它三种思潮作了深入浅出的分析和介绍。

 

三.穿越时空,再造辉煌——读《中国超越》。

第三本书是《中国超越》(张维为著 世纪出版集团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 8月第1版)。本书作者曾留学、工作、讲学、出访100多个国家,20世纪 80年代中期曾担任邓小平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英文翻译,多种著述获奖。作者现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,博士、教授、著名学者。本书是作者在走访百国后,先后出版了《中国触动》和《中国震撼》两书的基础上,精心打造的第三本思考型著作。

本书探讨了中国对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和西方模式的超越,包括在经济总量、百姓资产、社会保障、科技创新、制度安排等领域的超越。作者经实际考察对比,认为在上述领域的不少方面,中国已经超越了美国,在许多方面不久也将超越美国,在另一些方面,通过不断的努力,最终也可能超越。作者认为,中国超越中最有意义的,无疑是中国的制度安排,也就是政治制度方面的超越。

我以为,作者应是发明了国家治理的“善政、劣政说”和“政治力量、社会力量、资本力量的平衡说”。就善政和劣政,作者用事实说明,当今中国实行“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”,充分考虑大多数民众的长远利益,决策及其实施稳妥高效,因而中国实施的是善政,当今中国的全面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;而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实施的是劣政,如政治制度安排之内三权分立,党派否决,民主制度被利益集团绑架,政府“无能为力”,“政治瘫痪”。美国等近些年经济增长乏力,美元霸权萎缩就是有力证明。从政治领域之外看中美。虽然近四十年中国社会力量和资本力量有相当的增长,但中国的政治力量始终基本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性和中立性,并实现了政治力量、社会力量、资本力量的动态平衡和良性互动。从而,在中国100个最富的人不可能左右党中央政治局的决策。在中国当然也存在一定问题,如腐败和贫富差距,但中国政治力量还是保持了对腐败愈益加大的惩治,和将弱势群体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,逐步有效地解决这两大问题,避免了美国式的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。而美国“三权分立”仅限于政治领域,之外的资本力量凌驾于其他两种力量之上,“钱主”左右“民主”,十几个华尔街金融寡头可以左右美国政府决策,“占领华尔街”背后的991%之间的矛盾将因此长期化,将导致更大危机。

此外,作者还从“文明型国家” 的视角,探讨了中国话语对西方话语的超越,解释了中国道路、中国模式和中国制度安排及其背后的理念,论证了中国许多做法的深层次的合理性。

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维系了五千年文明而没有中断的伟大国家,历史上长期领先于世界,落后于西方是近代发生的事。作者认为,自现代以来,中国迅速“赶超”西方的背后是中国道路和中国模式的总体成功,这种成功源于对中华文明底蕴的把握,源于对中国红色传统的承袭,以及对国际有益经验的借鉴。作者断言,中国崛起是一个五千年文明与现代国家重叠的“文明型国家”的崛起,是一种独立政治话语的崛起,它给世界带来的可能是新一轮的“千年未有之大变局”。中国正带着一个“文明型国家”的光荣与梦想,实现中国人百年奋斗的目标,重返世界之巅。

我读此书,有几点感受:

一是视角独到新颖。如,不仅考虑政治制度和所有制安排影响一个国家的治理好坏,而且更从一个国家实行的是善政还是劣政来解读该国家治理的优劣。再如,作者从社会政治力量、社会力量、资本力量的平衡与消涨来研究一个社会的治理问题。

二是敢言他人所不敢言。如,作者告诫国内一些被西方话语忽悠的人,中国在多方面赶上和超越西方已是不争的事实。又如,作者根据亲身体察,得出的结论是,不要把外国想象的那么好,对于移民海外的国人,“一出国,就爱国”,这个比例至少有70,他们听到及想象的和真实的西方差距太大了。

三是方法科学创新。如中美间百姓家庭资产比较,中产阶级比重比较,重大超越的核定视角等,都与传统方法有所不同,给我们国人新的发现和欣喜。。

四是论证以事实服人。如作者举例说,中国近四十年来制度创新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制度安排,并符合中国的民情国情。早已施行多年西方“制度和法治的印度方方面面几乎都落后于中国,其多数社会指标甚至达不到中国西藏地区的水平。日本十年九相,治国乏力,经济衰退二十来年。美国“法条主义”、“否决政治”、“钱主”政治盛行,日益走向低效、相对衰落。

 

最后,因限于水平,我对以上三本书的概括肯定不够全面,推介也不一定那么精到,但这三本肯定是好书!你读一读吧,一定会带给你发现与惊喜!